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冬至宵难短,孤眠恨自长_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! 为乐当及时,何能待来兹?

“因为曾经拥有,所以害怕失去”。“太平宰相”晏殊日子过得相当滋润,幸福指数爆棚。但在晏殊的心里,总有陶渊明“盛年不再来,一日难再晨”的恐惧。这一点,在他的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的名句中体现得尤为明显。他哀叹人生苦短,感慨花开总是伴随着花落,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,晏殊开始了他及时行乐的人生历程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叶梦得《避暑录话》记载:“晏元献公虽早富贵,而奉养极约,惟喜宾客,未尝一日不宴饮,而盘馔皆不预办,客至旋营之。”每天过着呼朋唤友、大宴宾客的豪奢生活。有一种说法,世界上的优秀艺术品都是无所事事的人创造出来的,所以他的词多表现诗酒生活的悠闲情致和贵族的无所事事的闲愁。晏殊生活豪奢,更是个炫富高手,但他的词中绝不会出现金玉之类的富贵之词,认为这是典型的土豪气息,他追求的是富贵的意境和气象,所谓“不着一字尽得风流”。词人李庆孙填了阙《富贵曲》,里面尽是诸如“轴装曲谱金书字,树记花名玉篆牌”之类的描述。晏殊看后极为鄙视,净扯些金玉之类的,完全是没品位的“土豪金”,骨子里透着一股穷酸寒伧气。而晏殊的炫富之作要高雅的多。“楼台侧畔杨花过,帘幕中间燕子飞”、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”,穷人家哪里会有楼台、帘幕和梨花院落,所以我敢说,仅靠那点工资,晏殊算不上最富的,但晏殊的炫富方式是最有文化品位的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晏殊仕途一生虽然辉煌,但也曾经三次被贬。人生的旅途无法预测,但眼前的快乐可以把握。所以,“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”的人是愚蠢的,眼前的快乐是现实的,是可以把握的。这首《浣溪沙》充分反映了晏殊立足现实及时行乐的精神追求。

一向年光有限身,等闲离别易销魂。酒筵歌席莫辞频。

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。不如怜取眼前人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你的眼泪欢笑全都会失去”,郑钧的这首歌,在我们读大学的时候曾经流行过,他让还处在青春年少的我们,心里含着淡淡的忧伤。但对于经历过风雨、创伤和富贵荣华的词人来说,这种忧伤会更加明显。时光易逝、酒筵易散、美景不再,既然“落花风雨更伤春”,那“不如怜取眼前人”。还是《浣溪沙》。
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,夕阳西下几时回。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,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上阕似乎是怀旧,但是在怀旧中让人有物是人非的伤感。下阕中的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乃千古名句,和唐代诗人刘希夷的《代悲白头翁》中有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一样,写尽了青春易老、时光无法挽留的伤感和无奈。当享尽了荣华富贵之后,晏殊身上也弥漫着淡泊功名、乐天知命的情怀。《酒泉子》:

三月暖风,开却好花无限了,当年丛下落纷纷,最愁人。

长安多少利名身。若有一杯香桂酒,莫辞花下醉芳茵。且留春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暮春花谢,感人生之易逝,名利之虚逐,绝非仅仅叹老嗟伤之闲愁,这一点,颇似李后主的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”的意境,只不过没有了李后主的血泪悲愤。《喜迁莺》:

花不尽,柳无穷,应与我情同。觥船一棹百分空,何处不相逢。

朱弦悄,知音少,天若有情应老。劝君看取利名场,今古梦茫茫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在晏殊看来,名利已然成为身外之物,古往今来名利场好似大梦一场。《红楼梦》中说,“欲知命短问前生,老来富贵也真侥幸。看破的,遁入空门;痴迷的,枉送了性命。好一似食尽鸟投林,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,这一段警语,正合这首词的意境。

晏殊一生的感情经历很简单,他的前两任妻子都早早离他逝去,最后一任妻子据说擅“河东狮吼”,是个彪悍无比的“女汉子”,跟文艺多才、多愁善感的晏殊不是一路人。晏殊家里歌女舞姬扎堆,但晏殊没有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和她们并无绯闻出现,一方面说明晏殊自律甚严,或许也有可能是这位妻子管得严吧。但晏殊还是写了很多千古传名的相思词,真的不知道晏殊在凭空思念谁。《蝶恋花》:

槛菊愁烟兰泣露,罗幕轻寒,燕子双飞去。明月不谙离恨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。

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欲寄彩笺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这首词字字珠玑,全是名句。“明月不谙离恨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”此二句最为神奇,不见爱人的相思之苦,竟然怪到了明月的身上,嗔怪明月不懂我的心思,竟然穿堂过户照到我的内心最隐秘的伤痕,可称得上是精妙。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,被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称为“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境界之第一境界也”。此句是写一想到爱人在天涯之外而无法见面,心中生出几多惆怅、悲壮滋味。“欲寄彩笺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”,想写封信给她或他,但山高水长,爱人在哪儿呢。整首词温婉多情意境悠远,粗豪如我的北方大汉,也已经被这绵绵情思所感染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晏殊一生践行圆融无争、与人为善的生存哲学,身上承载了中国传统文人深刻的忧患意识和社会责任感。他公忠谋国兢兢业业,是传统儒家修齐治平的典范。但在传统中国极权体制下,包括晏殊在内的知识分子如履薄冰战战兢兢,生命朝不保夕的恐惧始终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,因此,藏锋隐智、以退为进的生存哲学就成为他们恪守的另外一套人生准则。这两套准则时隐时现或明或暗,深刻影响了晏殊的一生。

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如何走出困境?晏殊用他一生写下了一本奇书《解厄学》,可以看作是一部中国版的《人性的弱点》。他提出“驭情为先,而后可驭人生”的论述,在这个红尘滚滚物欲横流的世界,不啻一管清醒剂,时时提醒我们,无论是做人还是为官,要先驾驭好自己狼奔豕突的内心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节选自《欲将沉醉换悲凉——北宋词人的命运沉浮》

《穿越历史看孔子.》陕西未来出版社出版,已在天猫和当当上市,欢迎订购。

晏殊: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