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侠客行节选唐李白_侠客行唐李白

作为大唐最负盛名的诗人,李白是我最爱的浪漫主义诗人。他的很多脍炙人口的诗歌让后来众多文人墨客所研读,模仿,但很可惜的是无人能超越他。而今天我想谈谈的就是他的一首诗歌《侠客行》。相较于他的那首耳熟能详的思乡名作《静夜思》来说,这首《侠客行》的内容可能会让人更加血脉偾张,特别是那一句 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。

乍看这句诗,杀气,豪气,勇气扑面而来,“十步”的距离之短,“杀一人”之快速瞬间点燃了这首诗,目睹了火星四溅的快感;而“千里”距离之远,“不留行”之洒脱又不留痕迹地将内容升华,注入了面朝大海时的安恬。这就是代入感层次的深浅,也是一般诗人和伟大诗人的区别。一般诗人,他会用自己的感官去感知这个世界,我们对他描绘的诗句的感受都是他给我们的。而伟大诗人,例如李白,他运用的是我们读者的感官去感知这个世界,这个时候,我们是侠客,我们是刀,甚至我们就是被杀的敌人,这种感觉就像如今的“VR”技术,身临其境的美妙。

伟大诗人与伟大诗人心灵之间是互通的。当年轻的侠客步入中年,名满天下的时候,有其他侠客问他们世上英雄有哪些的时候,可能会得到类似曹操对刘皇叔的回答:“天下英雄,唯使君与操耳”;也可能会得到毛主席的回答:“惜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只识弯弓射大雕。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”;甚至会聆听到龚自珍的心声“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”。当侠客老了,头发白了,是否还会像当年那样意气风发,辛弃疾会说:“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;苏轼则不然,一句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”怼回去。

优秀的文学作品与美妙的诗句也会有共鸣。如果你爱看古龙的小说,就不难理解天下无敌的剑客的孤独,一句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就道出了“高处不胜寒”的味道;如果爱看金庸的小说,就会看到乔峰为救阿朱,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豪迈;甚至杂文大家鲁迅也写出了“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直视淋漓的鲜血”予以回应。

对我而言,诗中虽言“杀人”,但杀的不仅仅是“人”,更多的应该是自己的一些负面情绪,是对未来的恐惧,是对自己碌碌无为的懊恼,是对自己胸怀大志,却报国无门的无奈。克服的手段是“十步杀一人”的潇洒,克服的结果是“千里不留行”,但如何成为一名剑术高超的侠客,应该更让人深思。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