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鹿柴这首诗的作者是王维他是什么派的代表_王维鹿柴的诗意是什么

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

鹿柴

王维

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

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

词句注释

  1. ①鹿柴(zhài):王维辋川别墅之一(在今陕西省蓝田县西南)。柴:通“寨”、“砦”,用树木围成的栅栏。

  2. ②但:只。

  3. ③返景(yǐng):同“返影”,太阳将落时通过云彩反射的阳光。

  4. ④复:又。

白话译文

山中空旷寂静看不见人,只听得说话的人语声响。

夕阳的金光直射入深林,又照在幽暗处的青苔上。

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

大家好!我们今天来欣赏一下王维的名作《鹿柴》。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”

第一句——“空山不见人”。其实王维特别喜欢写空山,比如说,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;又比如说,《鸟鸣涧》里说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”为什么王维特别喜欢写空山呢?唐代有个著名的侠客叫空空儿,我个人感觉王维也是诗歌中的空空儿,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空山?这个悬念,我们放到后面再说。 我们先来看,“空山不见人”,山中一个人都不见,说明山极其的安静,但你要说安静,他又紧接着来了一句“但闻人语响”,那么不见人为什么又“但闻人语响”呢?闻其声而不见其人,这说明什么呀?空山寥落,四处寥落。山中未必完全没有人,但是有人,只听见他们的声音,也见不到他们的人影,这反而衬托出空山是如何地寥落。见不到人影没关系,可以见到日影。按道理,空山如此寥落,越是幽深,越是幽暗才能见出山之空来,王维却反其意而行之。

“返景入深林”,夕阳的余晖啊,还照进了深林之中。空山寥落,本来凄清之景,突然加上了一抹温暖的色彩,。“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”照在什么上面呢?青苔之上。山中潮湿阴冷,苔藓满地,而透过树影,稀薄的夕阳余晖洒在青苔之上。看上去这是一个暖色调的描写,但你仔细琢磨一下,寥落的空山,夕阳西下,只有斑斑驳驳的光影照在青苔之上,这种暖色的背后是更巨大的清冷与幽静。所以,《鹿柴》王维用了诗歌中特别出彩的对比与反衬的手法,来表现空山之空、空山之清、空山之寂与空山之冷?

我们熟悉的那首诗,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。”这也是一种对比反衬的手法。“蝉噪”,知了在叫,知了的叫声非常嘈杂,但是却反衬出了树林的安静;“鸟鸣山更幽”,鸟儿的鸣叫声更体现出了空山的幽静。可能有些小朋友不太理解,会觉得知了叫,鸟儿在叫,为什么反而显得的林子越来越静,山更幽呢?我们转换一个思维,如果有一架飞机在林子上飞过,如果有一架战斗机在山上飞过,我们能不能也说“飞机噪林愈静”、“飞机叫山更幽”呢?不会,你不会产生这样的感觉。这是为什么呢?是因为声音大小吗?不是,关键是因为蝉噪与鸟鸣都在山中、都在林中,林中的一抹噪音反衬出了林子的安静;山中的一两声鸣叫,反衬出来山中的幽静,这是为什么呢?这和王维的《鹿柴》效果是一样。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”,这个“人语响”是在空山之外吗?不,就在空山之内。“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”,这是暖色,是在空山之外吗?不,就在空山之内。空山之内有那一丝的“人语响”,有那一丝的暖色调才反衬出空山的愈发之空,才反衬出空山之寂与空山之冷。这样一来,这首诗就具有哲学意味。

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

落日下、鹿柴中,夕阳的余晖带来的并不是真正的暖意,而是昏暗前的最后一缕光明,而王维这时所拥有的却是一种清晰的冷静。他不是一个闲适的游玩者,也不是一个黯淡的伤心人,他是一个平静的观察者,轻轻地品读着空山的寂静,淡淡地欣赏着残阳下的青苔。这份恬淡既属于隐者,也属于王维归隐的终南山,而这短短四句诗也透露出王维的人生哲学。请继续收看《中华经典资源库》之《鹿柴》。

我刚才讲了,鹿柴这首诗写于王维的晚年,晚年王维历经坎坷、历经世事之后,隐居在终南山的辋川峡谷中。他买下了宋之问当年的蓝田别墅,作为自己晚年隐居所在,称之为辋川别墅。而他所写的空山的场景,就是他在辋川生活的一段时间内,对辋川各个地方的一种描写,而鹿柴就在辋川山中。所以这是在山里面写山,不是在山外写山。而山里面如此“空山不见人”的空山,却还有一两声“人语响”,如此夕阳西下,一片惨淡景象中,还有一两丝暖色留存,他的哲学意蕴是什么呢?是人生。王维一生学佛,名维,字摩诘。事实上,维摩诘最好放在一起,不拆开来,因为维摩诘是佛教中著名的居士。王维受他母亲的影响,自小深通佛理,到晚年,尤喜欢参佛。佛言“四大皆空”,但事实上,最后的空总是由原来的有延伸而来的。无中能生有,其实有中也能生无,王维的有是什么呢?是他年少时的才学和抱负。

唐代野史《集异记》里头记载,说“王维右丞,年未弱冠,文章得名。性娴音律,妙能琵琶,游历诸贵之间,尤为岐王之所眷重。”这是说,王维年少的时候,“年未弱冠”嘛,也就是十五六岁,十七八岁的时候。“文章得名”,诗文已经惊天下,不仅文章写得好,尤其“性娴音律,妙能琵琶”,音乐也非常好,尤其擅长弹琵琶。所以“游历诸贵之间”,很多王子都很喜欢他,尤其“为岐王之所眷重”, “岐王宅里寻常见”,岐王非常喜欢他。

所以关于王维的应举,科举考试,也有一段有趣的记载,也是《集异记》里头记载的。说当时有个张九皋的人,已经走了玉真公主的后门。当时玉真公主权势非常大,深受皇帝宠爱,说话是非常管用的,所以张九皋就走了玉真公主的后门,公主就授意当时的主考官,要以张九皋为状元,为第一名。刚好这一年呢,王维也要应举,然后就同岐王商量,岐王很有意思,就做了一件具有现代广告学意义的策划。

怎么策划呢?然后他就带着王维,到了玉真公主那儿,刚好玉真公主在家里头诗酒聚会,招了一帮文人。岐王带着王维来的,但是,却没有让王维穿成士子的服装,而是穿成了伶人的,也就是乐工的服装。席间,岐王就给玉真公主说,我找到一个音乐家,这个音乐水平不得了,公主你可以欣赏一下。然后,玉真公主一听,哦,让他出来演奏一下,我们来听听看。然后,王维排众而出,抱着琵琶就出来了。玉真公主一看,少年英俊,因为王维本人也长得特别帅,皙白英俊。结果王维落座,一曲《郁轮袍》乐惊四座,玉真公主都听傻了,这么好听的音乐,这叫什么曲子啊?这叫《郁轮袍》。岐王这时候上前说,公主不知,此人不仅音律绝佳,而且才学不得了,诗文已名满天下,然后就把王维的诗作拿给公主看。公主一看,大惊失色,这些名作我早就拜读过,我还以为是前人所作,原来就是你作的吗?然后立刻让王维换服装,换去伶人服装,原来是坐在乐工之席上,然后推为上座。这时候,岐王趁热打铁,说公主,王维今年也要参加科举考试,您觉得他的才学怎么样?公主一听,那肯定是状元之才呀!但是,听说公主已经把状元许给张九皋了,这就让人为难了。玉真一听,哎呀,张九皋这人我也不怎么认识他,有人来打招呼,我也不知道他才学怎么样,现在来看,哪如王维呀。王维你去考,没问题,状元肯定是你的。当然这个事儿,史学界也认为不足为信,毕竟是野史所记载。

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

王维在音乐、诗歌、绘画上的才学修养让他在长安城曾经红极一时,然而历经宦海沉浮、战乱之苦、牢狱之灾,曾经的荣辱悲欢已成过往,世事的无常与人生的无奈让王维最终选择了逃离。终南山成为王维晚年的归隐之地,也许在这片山野中王维最终找到了属于他内心的那份恬淡和安宁。请继续收看《中华经典资源库》之《鹿柴》。

所以,王维年少时期,意气风发,锐意仕进,也想做一番抱负,可以看到他写的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的宏大气象。可是,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,王维只得到了一个太乐丞的官职。可是,还没过多久,就因为他属下的伶人舞黄狮子,这犯了皇家之大忌,受到牵连被贬官。此后王维的仕途就是屡屡贬官,即使重新被启用,也只是做一些闲职。后来到他三十一岁的时候,十年仕途偃蹇,他心爱的妻子又离别了人间,此后王维终其一生,再未另娶,王维的那首《相思》也成为千古爱情的经典之作。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”。所以王维又是一极钟情之人,到了五十多岁的时候,他的母亲也离开了他,因为母亲从小对王维影响非常大,王维之所以尚佛、崇佛,也主要是受母亲的影响。再接下来,王维经受了人生最大的坎坷,什么坎坷呢?差一点掉脑袋的坎坷——“安史之乱”

“安史之乱”爆发之后,百官逃难,唐玄宗也跑了,但是王维没有跑得急,跑慢了,结果被叛军抓住了。被叛军抓住之后,就受胁迫任伪官,任伪职。那么“安史之乱”被平定之后,这些曾经在伪朝任了伪官的,都是大罪。像王维这样任了伪官的,恐怕有杀头之患,但是,一是他的弟弟愿意捐弃官职来保住他的姓名,更重要的是,王维任伪职的时候,他后半生的最好的一个朋友叫裴迪,他的《辋川集》里头就有很多和裴迪酬答之作。裴迪来看他的时候,王维写了一首诗:“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官何日再朝天?秋槐叶落空宫里,凝碧池头奏管弦。”这首诗救了王维的命,为什么呢?“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官何日再朝天”,说明王维当时怎么样?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后来,裴迪也出面作证,确实王维身在伪朝,却心在大唐,所以王维免于被问责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王维被重新启用。但是王维经此磨难之后,内心所有的雄图壮志已经消磨殆尽,再加上一意参佛,终日隐居辋川山中,所以,心境越来越安静、越来越安宁。到了晚年,王唯一意参佛,隐居山中,别无他念,万事不关心。所以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”这诗作于王维晚年隐居辋川山中,这时候的心境正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,如老僧入定一般。

但是,我还想问,旧时年华岁月中的那些亮丽的色彩、那些光艳照人的梦想,那些生命书写的绚烂,难道完全都了无踪迹了吗?不,其实还有一丝半缕偶然在心底泛起。这时候就像空山里的“人语响”一样,就像寂静深林里的一抹余晖、残照一样,偶然泛起才更加映衬出此刻的苍凉、迷渺。所以人生是一段漫长而艰难的旅程,当所有的雄图大志消磨之后,当所有的磨难和坎坷远去之后,人生到此完结,剩下的只有空空寂寂的山野深林、只有身边的树木、身边的这个安静的世界。

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

■ 转自 | 网 络

■ 编辑 | 任志强

■ 审核 | 聂珂君

■ 投稿邮箱 | amexcb@163.com

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【国学说】王维《鹿柴》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