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嵇康是个什么样的人物_嵇康的特点和品质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嵇康

01

魏晋名士,风骨长存

若说有哪一段历史让我不愿去触及,那一定是魏晋南北朝了。

那是一段山河破碎,狼烟四起,析骨而炊的黑夜。

一段用狂草泼墨写就的魏晋心事,佐以美酒,就着五石散,有些率性癫狂,有些绝望。

一段历史,写进几段风起云涌、阴谋权术的片段,笔墨不能尽宜。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王羲之游目帖

一字一句值千金,一撇一捺皆是沧桑。

然而,总有一些人如明月照亮这个黑暗的时空,名流千古。

那些光影里的名士,渗透古卷,俘虏尘世的我们。竹林七贤,以迥异时代的风骨,响彻千古。

而嵇康更是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,以龙章凤姿的风貌,超然物外的古琴独具一格,形成自己的标签,让世人铭记。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王献之草书

02

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美男子嵇康

嵇康的美姿仪,是视觉的冲击。

魏晋是唯美的时代,而在魏晋人看来,人物之美不仅是“长得漂亮”,更是“活得漂亮”。在魏晋这个重外貌的年代,嵇康依然能毫无压力地成为名士中的颜值担当。

《世说新语》有言:“嵇康身长七尺八寸,风姿特秀。见者叹曰:萧萧肃肃,爽朗清举。或云:肃肃如松下风,高而徐引。”

嵇康的好友山涛赞叹他:“岩岩若孤松之独立,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”。可见嵇康的颜是有目共睹的。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竹林七贤

二十多岁的嵇康,不自藻饰,天质自然,一袭长袍,广袖博带。一把古琴,长风中一曲《广陵散》,清风明月的神采,竟被惊为天人。

二十四岁那年,嵇康带着他的成名作《养生论》,前往洛阳,不久,名动京都。人们开始兴奋地传说:“真名士如何?去看看那位写下《养生论》的嵇叔夜,你就明白了。”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赵构真草嵇康养生论

成名来得如此之快,几月间,他就成为了那个时代的“超男”。

后来,他在当时的最高学府太学抄写经书,三千太学生都为之倾倒。

这颜值,这风度,放在今天也必定受到万千迷妹的追捧,更何况他还才华卓著,满腹经纶。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03

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广陵散

嵇康的琴声,一场听觉的盛宴。

嵇康通晓音律,擅笛,妙于琴。

嵇康对琴及琴曲的嗜好,为后人留下无数传说。

一把古琴,一个世界;数声叠起,尘虑顿消。

嵇康的琴声,天籁悠长,如孤云归鹤,天风荡荡,云隐龙翔,随风在天地之间吟哦与飘荡。那些大美音声,带给世人无尽的听觉享受。

他的《风入松》,超然物外,无一丝尘滓,《孤馆遇神》却是苍古沉静、神味悠然之作。他的《长清》、《短清》、《长侧》、《短侧》四首琴曲,被称作"嵇氏四弄",与蔡邕的"蔡氏五弄"合称"九弄",隋炀帝曾将弹奏"九弄"作为取仕条件。

嵇康的魏晋名士风骨是如何炼成的

嵇康弹奏广陵散

清人何焯在《文选评》中对嵇康的《琴赋》相当高的评价:“音乐诸赋虽微妙古奥不一,而精当完密、神解入微,当以叔夜此作为冠。”可见嵇康的音乐美学造诣之高。

据历史记载,嵇康临刑东市,神气不变。顾视日影,索琴弹之, 奏《广陵散》。

曲终曰:“袁孝尼尝请学此散, 吾靳固不与,广陵散于今绝矣!”

曲终、人散,广陵绝响!

那个时代,谈及嵇康,必然无法抹去他的外貌和他的琴声,这也许是视觉和听觉带给时人的影响吧。

文字来源樊登读书会

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书法学苑 xueeracad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