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大唐太宗李世民的第一个女儿_李世民的女高阳公主

文/晋安

1、 汝南公主墓志铭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《大唐故汝南公主墓志铭并序》

公主讳,字,陇西狄道人。皇帝之第三女也。天潢疏润,圆折浮夜光之采;若木分晖,秾华照朝阳之色。故能聪颖外发,闲明内映,训范生知,尚观箴于女史;言容成则,犹习礼于公宫。至如怡色就养,佩帉晨省,敬爱兼极,左右无方。加以学殚绨素,艺兼鞶紩,令问芳猷,仪形闺阃。厶年厶月,有诏封汝南郡公主。锡从圭瑞,礼崇汤沐,车服徽章,事忧前典。属九地绝维,四星潜曜,毁瘠载形,哀号过礼,茧纩不袭,壃酪无嗞,灰琯亟移,陵茔浸远,虽容服外变,而沉忧内结,不胜孺慕之哀,遂成伤生之性,天道佑仁,奚起冥漠,以今贞观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。

2、 汝南公主生平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《新唐书·诸帝公主》记载:汝南公主,蚤薨。

汝南公主在《新唐书·诸帝公主传》中排行第二,而墓志铭中却写她是"皇帝之第三女也",此处已不可考到底是墓志还是史书记载有误,亦或是汝南公主之前还有蚤薨未被记载的公主。

汝南公主墓实际上未被发掘,也未出土过志石,现存的书法作品《汝南公主墓志》相传为虞世南所书,应为草稿。

从墓志帖的末尾可知,汝南公主薨于贞观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(636年)。而她的出生时间目前暂不可考(墓志未记载),由她妹妹长乐公主(唐太宗第五女)的出生时间武德四年(621年)仅可得出她最晚不会晚于武德四年出生,可能更早一些。由此推断出她去世时的年龄最少也有15岁(实岁)。

墓志中并未记载公主的名讳,字及生年。公主祖籍陇西狄道,今为甘肃省临洮县, "陇西李氏"祖籍所在,也就是李唐故里。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"天潢疏润,圆折浮夜光之采;若木分晖,秾华照朝阳之色"、"聪颖外发,闲明内映,训范生知"等语句,是隋唐墓志中常见的夸赞墓主的溢美之辞,大概意思就是汝南公主上天滋润以高贵,令她圆润端正的姿态如同夜华光影般浮动生辉,神木馈赠以光芒,使她华贵雍容的美貌似朝阳般灿烂靓丽。正因为这天造地设的一切,公主外在聪颖国人,内在平和睿智,只需要稍加训示以规范,她便会有所知悟,即便如此,公主依然坚持在女史中研读书籍;她的言行姿容,均可被尊为宫中典范,但她仍旧在努力地学习礼乐。

公主始终和善愉悦地侍奉长辈,佩帉盛装地参加晨省请安的仪式,她亲敬二者兼备且做得极为到位,身边没有可以与之相比的人。除此之外公主还着装素雅学习刻苦,掌握着绣带缝纫的技艺。某年某月她被册封为汝南郡公主,赏赐丰厚,她的车服徽章之属也均依照前人典章标准。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随后墓志笔锋一转,花费诸多笔墨描述汝南公主的薨逝。

由墓志记载的"毁瘠载形,哀号过礼,茧纩不袭,壃酪无嗞,灰琯亟移,陵茔浸远,虽容服外变,而沉忧内结,不胜孺慕之哀,遂成伤生之性,天道佑仁,奚起冥漠"可得知,贞观十年有一位汝南公主十分敬慕的长辈过世,而公主"不胜孺慕之哀",过度哀思,痛哭不已,甚至不愿意穿哪怕丝绵一类的华服,更吃不下饭,随着这位长辈的棺木最终移出宫殿、葬入陵寝,公主外在身形因此瘠瘦消毁,变得衰弱,悲痛忧虑的心情更淤积于体内,她无法承受对这位长辈的哀思导致的心情极度沉痛,最终薨逝。

最后的"天道佑仁,奚起冥漠"大概就是说:皇天之道请保佑公主这样的仁善孝念吧,哪怕她已然远去阴间。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关于这位让汝南公主如此哀痛思念的长辈的身份,其实并不难考证。

墓志中有这样一句:"属九地绝维,四星潜曜",由此可初步得知这位长辈应是后宫中一位地位非常高的女性。"地维"是指维系大地的绳子,"九地绝维"意思就是维系大地的绳子断了;我国古代有父天母地一说,所以这里指皇后去世。而《通典·职官·后妃》记载:"昔有,以象后妃四星。其一明者为,余三小者为,帝尧因焉",四星指的是皇后和四夫人,因此"四星潜曜"指的就是皇后或者四夫人中有人去世,结合前文的"九地绝维"和贞观十年这个时间点来看,当时唐太宗后宫之中,唯有长孙皇后符合条件:长孙皇后崩于贞观十年六月己卯,葬于贞观十年十一月庚寅。汝南公主则于长孙皇后葬入陵寝后,亦即贞观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薨逝。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因此由墓志记载可知汝南公主是因为长孙皇后去世,哀思过度伤及身体而薨。

关于这点,古代也有人分析过:

【授堂金石跋】唐故墓志铭(行书贞观十年十月)志文具,旧藏帖本,内已缺其后半。首叙公主讳字,皆不载。唯云 狄道人,皇帝之第三女也。某年月,有诏封公主。《新唐书•诸公主列传》",早薨",其行次在第二,今志在第三。志又云"属九地绝维,四星潜曜,毁瘠载形,哀号过礼……不胜孺慕之哀,遂成伤生之性"。葢以哀毁自陨者。考长孙皇后薨于贞观十年六月,志所谓九地绝维,即指其事。仁主方属童稚,即毁生至此,亦奇女子也。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【金石萃编】按碑题:"公主讳字,狄道人,皇帝之第三女也。"是太宗次女,碑作三女,或是摹刻之误,固无论已。《新唐书•公主传》但有"汝南公主,早薨"六字,则讳字无从考矣。《高祖本纪》称为陇西成纪人,则公主亦当仍其贯,不知称狄道者何也?《地理志》狄道县属临州狄道郡;成纪县隋属天水郡,开元中徒废。是开元以前,成纪县存,而两地隔远,并非一县更名也,思之殊不得其故。未云贞观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,此自是公主卒日。 以是年六月已卯薨,十一月庚寅葬,葢月之四日也。文云"茧纩不袭"者,是寒冬时语;云"灰琯亟移,陵茔浸远"者,是十一月葬皇后时事。然则皇后葬后十二日,而公主薨也。文云"壃酪无嗞",字书无"壃"字;《说文》:"嗞,嗟也。"《广韵》:"嗞,嗟忧声也。"《集韵》:"嗞,听笑也,一曰啼不止。"诸说不同,皆与壃酪文义不属。《礼•杂记》云:"功衰,饮水浆,无盐酪不能食,食盐酪可也。"此当是"盐酪"二字,书"盐"为"盐",讹为"壃" 也。则"嗞"疑是"滋"字之别体,谓"食盐酪无滋味"也,正与上句"茧纩不袭"意相合。遂"戊伤生之性",玩文义,"戊"当是"烕",借为"灭"字,谓毁 灭性也。

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

【《古志石华》卷五(清)黄本骥】墓在陕西,志石未出,此其草稿也,无书撰人姓名。《宣和书谱》《海岳书史》皆谓是虞永与书,则亦永与奉敕撰也。米元章尝见墨迹,因别临一本,好事者至以为真。明刻《玉烟堂帖》内,两本并摹,其第二本颇类米笔,既海岳所临。《唐书公主传》太宗二十一女,汝南第二,此云第三,或长次中有早殇者,史不具尔。长孙皇后薨於贞观十年六月,葬以十月庚申,葢月之四日也。志中"九地绝维"等语,既指其事。其日"贞观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",则公主卒日也。公主之卒,距皇后之葬,止十二日,葢以毁终。志既不全,铭词亦佚。海岳见本十六日下有旁注小字,云"赫赫高门,在裴丞相家"既其铭也。然则志铭在宋时已分藏二处,而《金石录补》谓:"近於常熟钱遵王处见宋榻铭文,皆全。"不知所见又为何本?"壃酪无嗞"《金石萃编》云:"'壃'既'盐'字之讹,'嗞'乃'滋'之别体。""遂戊伤生之性","戊"当是"灭",谓以毁灭性也。《玉烟堂》第二本以"戊"作"成"非是。又"十一月","月"字不全,"丁亥朔十六日",字并缺。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