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日暮山乡炊烟绕_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作者是谁

文 | 烟雨客

秋天是乡愁的季节,看到炊烟袅袅消散在暮色中,就勾起了人们内心的伤感。宋代词人吴文英在《惜别》中写道:“何处合成愁? 离人心上秋。”

烟雨夜读 | 日暮乡关何处是

这丝丝缕缕的愁绪,就是离人心上的秋天,带着萧瑟与寂寥,和着微风细雨黄叶,扑面而来。

天地空旷,江河万古,就会不自觉地想起故乡,也会在心底追问,究竟乡关何处?于是,唐代诗人崔颢写的千古绝唱《黄鹤楼》,就悄然涌入心间。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 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 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 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

烟雨夜读 | 日暮乡关何处是

这首为历代所推崇的七言律诗,写出了诗人登楼远眺时的感受,望得见白云烟树,望不见心底哀愁,芳草萋萋之外,乡关旧路不在,只有无穷无尽的思念,伴着诗人,踯躅徘徊在黄鹤楼上。

黄鹤楼因此千古。每一个登临的人,都会想起这首诗,想起上千年也斩不断的秋思。就连天纵逸才的李白,登上黄鹤楼,看到崔颢的诗,也为之搁笔,他说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

严羽《沧浪诗话》中这样点评:“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”

鹦鹉洲有个典故,根据后汉书记载,汉黄祖担任江夏太守时,在此大宴宾客,有人献上鹦鹉,祢衡当场以此作赋,文不加点,此地故称鹦鹉洲。三国旧梦早已遗踪难寻,当年的才子鹦鹉才高,却在此地丧命,想来令人唏嘘。

烟雨夜读 | 日暮乡关何处是

至于黄鹤楼的名称来历,一说是因其所在之武昌黄鹤山而得名;二是传说古代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,又云费文伟登仙驾鹤于此。

崔颢从楼的命名之由落笔,然后生发开去。仙人跨鹤,一去不返,待到仙去楼空,唯余天际白云,悠悠千载,转瞬即逝,一如世事茫茫。《删订唐诗解》评价说:“不古不律,亦古亦律,千秋绝唱,何独李唐?”

古人之怍,往往神韵超然,绝去斧凿。《诗薮》说:“颢《黄鹤楼》、李白《凤凰台》,但略点题面,未尝题黄鹤、凤凰也。”

烟雨夜读 | 日暮乡关何处是

由是,想起了李白写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。不写黄鹤楼,却题凤凰台,一样写出了千古风流。

凤凰台上凤凰游, 凤去台空江自流。 吴宫花草埋幽径, 晋代衣冠成古丘。 三山半落青天外, 一水中分白鹭洲。 总为浮云能蔽日, 长安不见使人愁。”

与黄鹤楼异曲同工。一唱三叹,咏怀伤时。感慨古今,最后都落脚到愁绪。一个是乡关何处,一个是长安不见,淡出视野的不只是场景和故人,还有无处安放的情怀。秋风乍起,秋夜露重,独自穿行在无穷无尽的寂寞里,一个人的远行,恍惚间,就已走了大半生。

烟雨夜读 | 日暮乡关何处是

才气纵横的《登金陵凤凰台》,博得了“与崔颢黄鹤楼相似,格律气势未易甲乙”的赞扬。事实上,《登金陵凤凰台》与《黄鹤楼诗》,难分伯仲,同为登临怀古的双璧。

如今,在冷冽的秋风里,黄鹤楼与凤凰台上,涌动的依然是家国情思,飘散的依然是渗透心灵的乡愁……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