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为什么叫茶_什么是名茶

本文原创:加茶说

首发平台:头条号

作者:五月

知道了茶的这些曾用名,你会爱上喝茶的

唐朝以前,茶还不是大大方方地用现在这个名字。

上古时期,这个神奇的植物被世纪大发现家神农发现后,人们对它的称呼就不停在变:

最早,茶叫做:荼(tu)槚(jia)蔎(she)荈(chuan)茗。

这些名字在唐朝以前,应该一起存在的。你说喝蔎喝槚,大家都会明白你在喝啥。

槚和荼,应该是最早出现的两个名字。在春秋的《尔雅》提到:槚,苦荼。

不过,那时候,人们喝的荼和我们现在喝的茶,差别有点大。

那时,茶是被当成药物和食物来吃的。茶树叶子摘下来,估计那时人们也还不知道春天的茶树叶子更好吃吧,随时摘了直接煮着喝。有时没味,大多情况下会很苦涩,民以食为天的我们祖先当然不会被这苦味吓到,当药来吃,能消炎解毒,喝着觉得苦就忍忍罢了,药嘛自然是苦的; 当食物吃的时候,可不能这么苦了自己,于是各种有滋味的食料被加了进去。

三国时期魏国有个人写了一篇巨作叫《广雅》,里面记载了现在湖北四川一带,人们把采摘下来的茶树叶子和米糊糊搅拌一起,做成茶饼,想象一下,可能和我们今天做蛋饼有点像。要吃的时候,将茶饼用火烤成深红色,再捣成茶叶末,然后加一点葱、姜、橘子和水,煮成羹,这个羹会比汤稍稍粘稠些。

写着写着,不由砸吧一下嘴,要不,改天学学古人做这个炭烤橘子茶羹?或许水果还可以换成柚子,葡萄,草莓......

知道了茶的这些曾用名,你会爱上喝茶的

,这个名字出现在西汉司马相如的《凡将篇》:荈诧。这个《凡将篇》就是一本类似少儿识字的读物,后人盛赞它没有一个重复的字。想想有点可笑哇,识字本当然不会有重复的字。

而这个作者就不得不提一下,就是和那个写出“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”的美女卓文君私奔的司马相如。他在陆羽的眼里可是一位知名的茶人,虽然今天我们没能找到关于他和茶更多的故事,但陆羽在《茶经》里的茶事篇,慎重写下司马相如和他的凡将篇,说明了司马对唐朝时期的陆羽在茶叶品识上有着一定的影响。这么一位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文人和茶结下的缘分,早在一千多年前就为茶抹上一笔重重的骚气。

,东汉《说文解字》提到,蔎就是香草。但四川一带的人,把茶叫做蔎。所以实际上,这个名字是茶在四川的方言。

提起四川,成都,重庆,头脑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那些火红鲜香的美食:棒棒鸡,担担面......,这么会吃的地方一定也懂得茶的美味所在,于是家家户户平日总会信心满满高喊一句:蔎来啦。成都茶馆自然与江南茶馆不同,它不会那么高高在上地端着,更多是三教九流的娱乐场所,浓浓的市井气,平凡而接地气,其实这才是真实的茶。蔎,或许是茶俗的一面吧。

,是唐朝前最后出现的一个名字。其实这个名字直到今天,还是有被用到。现在当你看到品茗,想到的会是极有仪式感的茶会茶席,茗,或许是茶文雅的一面吧。

到了唐朝,陆羽的一部《茶经》把茶这个名字正大光明地写到了户籍本上,从此以后,你,就叫做茶了。

知道了茶的这些曾用名,你会爱上喝茶的

但,茶的魅力无穷,于是不时有人给它起外号。

唐朝有这么一位没什么名气却也很有才华的诗人,叫施肩吾,他给茶起了个外号叫“涤烦子”:茶为涤烦子,酒为忘忧君。

唐宋古诗三百首,估计大伙小学时都被它们折磨过,谁让这个时期出了那么多诗词大家呢。

这其中也有很多是描写茶的。有一天在朋友家看到一本《古代茶诗名篇五百首》,当时有点晕,没敢往下翻。

那害我们背了许多首古诗的杜牧,他把茶称为“瑞草魁”,意思说茶是所有草本植物里的佼佼者。

五代有个诗人叫胡峤,霸气地将茶称为“不夜候”:沾牙旧姓余甘氏,破睡当封不夜候。

这个胡峤并不是知名的诗人,应该算是旅行家,他走访过当时的西域契丹并把西瓜引进了中原。如今我们随处可吃的西瓜,原产于非洲,传到欧洲,再到中东,印度,最后从西域被胡峤带到国内。或许当时胡峤就是用几两好茶换回的西瓜种子,讲真,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

看来爱喝茶的自古以来就有这么几个通性:

骚气,爱吃,爱玩。

有没从这几点上找到自己的影子?

知道了茶的这些曾用名,你会爱上喝茶的

在所有外号里,最为奇特的当属苏东坡称呼的“叶嘉”。这个称呼听起来就像是一位老朋友的名字,有名有姓。这位元气淋漓、放任不羁、特爱自黑的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、酿酒师、吃货界的扛把子,东坡肉,东坡肘子,东坡鱼......大雅与大俗集于一身的大文豪,不恰恰是茶的形象代言人吗?

茶可以是油盐酱醋茶,也可以是琴棋书画诗酒茶,在一千多年前的东坡先生身上已经表现淋漓尽致了。可惜怎么没有东坡茶的说法呢?

因此,东坡先生写出来的茶,自然更加的形象而有趣。这篇《叶嘉传》,应该是古文里最值得读一读的关于茶的文字了。

如果你不知道《叶嘉传》是写茶,估计看着看着会胡思乱想起来。开篇,他写到:叶嘉,闽人也。

接着东坡先生写到:叶嘉的曾祖父茂先,喜欢游览名山大川,到了武夷山后,很喜欢这里,于是定居下来。

叶嘉年轻时就注重培养自己的气节操守,有人劝他习武,他自傲认为自己是天下最英俊勇武的,哪能只是耍耍枪旗?于是云游拜见了陆羽先生,先生认为他十分奇特,就为他写了一本书,并被广为流传。

有一天,皇帝读了这本书,又听了觐见的大臣介绍说叶嘉如何气质淡泊品行高洁,有胸怀天下的才干。皇帝大惊,立刻下令召见叶嘉。

皇帝见了叶嘉,对大臣们说:这个叶嘉外貌像铁一样,秉性刚劲,难以急用,接着吓唬叶嘉说要煮了他。

叶嘉吐了一口气说:“我只是山野卑贱之人,有幸被陛下选用,如能造福他人,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。”于是皇帝大喜,封叶嘉为尚书。

之后每当皇帝饮酒过度,叶嘉就不停劝谏,惹恼了皇帝,被隐退到福建中部。皇帝一个多月没见叶嘉,便十分想念,又召见叶嘉继续恩宠。

看到这里,不得不佩服东坡先生的奇才,他一本正经把茶的起源,品格、经历,奇闻轶事用拟人手法,是是而非地游戏书写,让我们这些后人一不小心把当时的天子想成了暧昧缠绵的家伙,可又能隐约从文章中感受到茶带给东坡先生的种种情怀与抱负。

而茶,确实拥有如此这般令人爱得上瘾的魅力呀。

知道了茶的这些曾用名,你会爱上喝茶的

接下来,茶一直不停地被取了许多外号:

森伯,隽永,水豹囊,冷面草,水厄。

对于这个水豹囊,听起来有点粗燥的称呼与茶能有什么关联呢?豹囊在古语里就是用豹皮做的袋子,当然,今天我们是不太可能见到这玩意了,或者某些奢侈品牌能有个把珍藏版?

在聊斋这类神鬼小说里,豹囊是能装风的,随手拎着个豹囊,就好比拿着一台电风扇,随时打开吹吹风。凉心静气。

那这个和茶有什么关系?你想想,喝茶,不是也能宁神静气么?于是这位爱茶的古人,就把茶称为水里的豹囊,简称水豹囊。

这是多么清奇的脑洞,又不由得为我们的古人鼓掌。虽然那时的茶或许没有如今的茶好喝,更没有我们现在各种大师,山头的顶级茶品,但他们爱茶,痴迷,将茶融入生活点滴的心,比起今日的你我茶人,胜出许多呀。

冈仓天心在《茶之书》里说到:对近代的中国人来说,茶不过是一种美味的饮品而已,与人生理念毫无关系,长久的苦难夺走了人们探索生命意义的热情。

对此虽然不是十分认同,但从清末开始中国茶业走向没落,期间的一百多年中国茶寂寥地站在世界的边缘,直到这几十年,我们的茶叶才重新开始复兴。因为冈仓天心先生在1913年离开了,没能看到中国茶叶的重新崛起,不然,他一定会重新书写这段文字。

只是,沉思如今身为现代人的我们,虽然常常听到看到很多关于茶文化,茶美学的思考与文字,但能真正将茶的美,如古人一般融入骨子里的,能有多少呢?

知道了茶的这些曾用名,你会爱上喝茶的

说了这么多茶的好话,可是,万物有爱它的必有恨它的人。把茶称为冷面草的是宋朝的书生叫符昭远,这位符先生很不喜欢茶,无奈宋朝时期,茶已经是家家户户必备必喝的,于是每当应酬时,主人端上一杯茶,他总会说:这玩意看起来冷冰冰,一点也不可爱,就叫它冷面草吧。

还有一位是东晋的王濛,嗜茶如命,每日都要找人一起喝茶。可他喝茶喝得好像喝酒一样喝个不停,大伙受不了,每当他招呼大家喝茶时大伙就说,水厄来了。于是,茶被称为水厄,一度流传开来。

看来喝茶也得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,适度饮用。狂热的爱往往耗尽了心思而走向空虚,而细水慢流,平常点滴间方能品味它的珍馐美馔。

其实,喝茶如此,做人做事,不都如此么?

这是加茶说第46篇文字, 欢迎关注与评论。我是五月, 带你喝点好喝的茶。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