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西王母出自山海经吗_山海经之西王母

西王母,在《山海经》中有几处记载,是比较有公信力的原始叙述,逐渐还原出一个生动的原始部落的女首领在我们面前。

西王母,住在昆仑山,即玉山,是当时的祭祀的女巫王,罩着虎豹面具,披散着头发,戴着王族标志的玉饰。穿着豹裙,长长的豹尾巴拖在地上,围着篝火,双手向天,口中祈祷着风调雨顺;虎豹族人也带着狰狞的面具,围拜在西王母周围。

司天之厉及五残,在山海经中,西王母是掌管刑罚,控制瘟役的神,也是继女娲造人后第一位具有职权的女性,由原始部落的散乱自理出现了制度的管理,而这种制度的表征是什么呢?有什么信物呢?

《山海经》西王母的玉,是不死药是信物

制度的身份信物是玉

在《山海经》中,玉无处不在,作为大自然的天然产物,其自主生长、硬度、多色的特性具有当时不可理解的神秘性,因此被崇拜和作为身份的象征。西王母“蓬发戴胜”正是作为首领拥有了这份特权,以“玉”号令族人,在部落中拥有无上的威严和尊贵的身份。

“瑾瑜之玉为良”,玉能生玉。

“天地鬼神,是食是飨”,玉可服用。

“君子服之,以御为祥”,佩戴可吉祥。

“其神皆蛇身人面。其祠;毛用一雄鸡彘瘗;用一璧一,投而不糈”,用来祭祀山神。

《山海经》中提及玉石多达130多处,许多地方都有出产。

  1. 《东山经》的归山、龙侯山
  2. 《南山经》的会稽山、丹穴山
  3. 《西山经)的天山、鸟山
  4. 《北山经》的带山、管涔山
  5. 《中山经》的历山、豪山

在《山海经》最珍贵的玉是什么呢?那就是女娲补天的“五彩石”!

共工怒撞不周山,天倾地覆,人类生存地岌岌可危,女娲于是在不周山炼五彩石,去善后共工闯下的大祸。

不周山在山海经有明确记载,就在昆仑山的西北,因此西王母的昆仑山所产之玉是玉中皇,具有能够补天的粘性,这种五彩石看似神话,却在当今得到了证实。

准噶尔盆地大漠深处恰恰应对了《山海经》的位置记载 ,这里出产金丝玉,而金丝玉,在消失的楼兰古国的装饰用品,并且在伊犁波马古墓出土的1300年历史的虎柄金杯器,镶嵌着美丽的金丝玉,这这就是神话中的“五彩石”。

《山海经》西王母的玉,是不死药是信物

后世对玉信物的印证

西王母以玉而戴,显示尊贵和威严,并且把玉作为身份的认可和传承,并在后世多处可以见到,成为神灵对领袖的认可的信物。玉超自然的特性,这时为“君权天授”提供了合法性和权威性的依据。

在母系社会,西王母无异于是处于权势的最高层,每个时代人的杰出领袖必然与西王母有了联系,借神灵之说来宣传权力的合法和统治下世道的吉祥。

1、黄帝统一中原后,也风尘仆仆的跑到昆仑山,去觑见西王母。青鸟衔来玉石助兴,又饮九井之水,宾主相见于欢,九天玄女作陪。九天素女又传《素女经》,以发展人口,据此书黄帝遂以《黄帝内经》传世。

《瑞应图》:“黄帝时,西王母献白玉环。

2、周穆王五十多岁,当了皇帝,这人生才见繁华,又可以轻易落幕,于是令偃师造马车,造父亲驭,跋山涉水去到昆仑求取不死药。

两人三日而处,期间观黄帝宫,又瑶池设宴,宾主相欢,虽没有明说服用什么仙药,但周穆王长寿的事实不可否认。长生药,除了蟠桃,还有原始的玉髓。

有人也说周穆王是去和西王母谈判,和西王母划界而处,但联想到周穆王活到105岁,我更愿意相信前者,毕竟上百岁的古代皇帝已经是个神话。

《史记·周本纪》:“穆王十七年,西巡狩,见西王母”。

《山海经》西王母的玉,是不死药是信物

3、大羿射日,解决了人们的苦难日子,帝俊赐婚嫦娥于大羿,西王母赐不死药,这不死药极大可能与玉有关。

《淮南子》: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。

4、到尧、舜、禹时期,西王母都是献白玉馆以贺,承认其君主之位,又寓意吉祥,国泰民安,这时玉已经成为神对凡人的认可的信物,代表着西王母的对当时君王地位、领导的承认。

《尚书大传》:“舜以天德祠尧,西王母来献白环五块。”

如果把西王母看作皇帝,尧、舜、禹相当于国的小君主或者诸侯身份,这样的身份关系就简单了很多。也可以把西王母看作母后,其他继承人在得到西王母支持后坐上皇位。

汉书、晋书、宋书等书均有“西王母来献其白玉块”的记载,足以证明西王母不仅存在,更是权力被认可的重要人物,其玉更是信物,相当于传国玉玺的功用。

《山海经》西王母的玉,是不死药是信物

结语

西王母在山海经中是首个有了职权的女性角色,等于人类社会建立了惩赏制度,而这个制度的权力相当大,掌握生死,其实就是母系社会女性为尊的表现。

许多著名人物都与之有交集,都得到西王母的赐玉,那么赋予玉有了新的含义,最早可能是不死药的代称,后来成为身份的象征,代表西王母的认可。

西王母从神话人物逐渐成为有人性的女性角色,并参与到各个朝代,这其实也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的转变过程,是今天所谓的“接地气”的形象化。

无论怎样的演化,西王母该是风姿绰约女子,领着虎豹的族人,站在昆仑山上,注视着中原大地的荣衰。正如女娲一样,永远关注着自己的子民,天塌了,便用石子补,当民安山河定,便退居幕后,微微一笑很倾城,倾城后又是五千年。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