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闺怨诗常见意象和情感_怨情是李白什么情况下写的

本文乃“迷恋花季动漫”独家原创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,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删除,谢谢!

怨诗

孟郊

试妾与君泪,两处滴池水。看取芙蓉花,今年为谁死。

他的一首闺怨诗单就构思而言,远超于李白和武则天,这是为何?

诗人孟郊

“闺怨”,作为一种传统题材,多抒写闺中女子失意哀怨的相思之情。孟郊《怨诗》(一作《古怨》),诗歌题旨并无超出此藩篱,然其艺术构思之精巧,令人叹为观止!诗人在男女双方彼此思念的生活定位中,展开奇思妙想,通过女子痴想二人“泪滴池水”的多寡,来验证“芙蓉花死”相思之深浅,可谓匠心独用,意味深长。闺怨诗惯用女子之“泪”来表达离别相思的苦痛,如梁代何逊“谁知夜独觉,枕前双泪滴”(《闺怨绝句》其一);白居易“夜来巾上泪,一半是春冰”(《闺怨词》);黄滔“待到乘轺入门处,泪珠流尽玉颜衰”(《闺怨》)。皆只摄取女子的多愁善感,泪尽相思。

他的一首闺怨诗单就构思而言,远超于李白和武则天,这是为何?

芙蓉花即荷花

而此诗独辟蹊径,将“男子之泪”引入闺怨,以“妾”“君”二人之泪作比较,跨越两地离愁,牵出一样相思别情。“试妾与君泪,两处滴池水。看取芙蓉花,今年为谁死”,诗句似一女子天真可爱的口气郎君,试把咱们思念的泪水,各自滴入清澈的莲花池,看看今夏池水中那绽放的芙蓉花,会被谁的眼泪浸死!显而易见,女子想象着谁的泪水流得最多,美丽的莲花将为谁而逝,谁的思念就会最深,谁的内心就会最痛苦。妙想“芙蓉花枯”来测定相爱之人彼此的真心,匪夷所思!然池中渗泪,花亦为之而死,其情之深,感天动地,足见诗人艺术功力的深厚。

他的一首闺怨诗单就构思而言,远超于李白和武则天,这是为何?

清澈池水里的莲花

“池水”“芙蓉花”,形象生动,皆为人间清纯至美的物象,诗人在此艺术化地赋予了深刻的寓意,水之清,莲之洁,象征了相爱之人的真挚情爱。诗歌着重描述相思之泪,语气中却透着几分戏谑,微露出一种欢快的情调,乍读明快,细品却哀伤,实为“以乐写哀”,悲情更进一层。看似玩笑的语气背后,又有多少个不眠之夜泪湿巾衫!全诗无一字写“怨”,可彼此泪水的较量,泪尽花逝的凄婉,女子心灵深处那种寂寞幽怨的思念之情跃然而出。韩愈称孟郊“规模背时利,文字觑天巧”(《答孟郊》)“神施鬼设,间见层出”(《贞曜先生墓志铭》),赞其艺术构思巧夺天工,神出鬼没,为时人所不及。

他的一首闺怨诗单就构思而言,远超于李白和武则天,这是为何?

清澈池水里的莲花

此首《怨诗》堪称其中之精品,想象奇特,构思精妙,语言活泼自然,意象清新淡雅,将女子内心的深沉情感形象化地表现出来,透骨情语,令人感叹不已。然而,《唐风定》卷二却曰:“《古怨》)雕思入骨,然大费力。太白、龙标如此扰攘乎?”对孟郊刻意求工,构思雕琢,颇有微词,认为其诗不及太白、龙标之诗自然风致。李白气度胸怀广阔博大,诗歌才气纵横,如行云流水,自是“出门即有碍,谁谓天地宽”(《赠崔纯亮》)的孟郊无法企及的。但千古诗人莫不追新求异!

他的一首闺怨诗单就构思而言,远超于李白和武则天,这是为何?

李白现代雕塑

一样“闺怨”,岂不闻李白笔下也有《长相思》:“日横波目,今成流泪泉。不信妾肠断,归来看取明镜前”(《长相思》)。据《柳亭诗话》载,李白夫人读此诗后曾曰:“君不闻武后诗乎?不信比来常下泪,开箱验取石榴裙。”后“太白爽然若失”。武则天构思之巧在先,李白自然“爽然若失”。而孟郊《怨诗》,单就构思而言,远超二人之上,无愧于闺怨诗之奇葩!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