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词赏析 > 正文

宋太祖赵匡胤皇后_如何评价宋太祖赵匡胤

宋太祖赵匡胤:我太难了

在中国历史上,宋朝是个很特殊的朝代。

一方面,宋朝民间富庶,经济繁荣远超盛唐;科技文化昌盛,才子辈出,陈寅恪大师说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

但另一方面,宋朝自始至终没有实现大一统,而且一直被北方游牧民族按在地上摩擦,好不容易出了个名将岳飞,雄起了一把,结果还被皇帝杀了。

所以,我们称宋朝为“弱宋”,跟前辈——强悍的汉唐比,武力值确实差得太远了。

虽然一般人都鄙视宋朝,但张小渔要为他叫个屈,如果采访下宋朝皇帝,他们的心声一定是:我太难了……

我们只知道他很弱,却不知道,宋朝的处境,相比汉唐,不知道艰难了多少倍!

下面我们就来看看,宋朝国防的三个先天不足。

一、丢了燕云十六州,宋朝无险可守

第一个先天不足,大家最熟悉了。提到宋朝,或者讲宋朝的影视剧,都会出现一个名词——燕云十六州。

这是宋朝的一块心病,终两宋之世,上至皇帝,下至臣民,无不心心念念。

为什么这块地盘如此牵动人心?

看看下面这张地图就懂了。

宋太祖赵匡胤:我太难了

燕云十六州,又叫“幽蓟十六州”,大概是哪个区域呢?就是现在的北京、天津全境,山西和河北的北部地区。

这块地方的战略地位有多重要?可以这么说,有了它,中原王朝就有了一道“防火墙”,将游牧民族挡在北方老家;没了它,中原王朝就无险可守,游牧民族的铁蹄将长驱直入,兵临城下。

很不幸,到了宋朝,燕云十六州丢了。

但这不怪宋朝。

早在五代时,石敬瑭反唐自立,向契丹求援。契丹派兵助他灭了后唐,建立后晋。石敬瑭与契丹国主约为父子,自称儿皇帝,丢人!

自己丢人就罢了,关键是,他把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。

这可害苦了宋朝,中原百姓从此被蹂躏了几百年。

到大宋开国,北边的国防线是怎样的呢?

西边,从山西大同往南,还有雁门关一条内线可守。所以雁门关很出名,杨家将几代英烈的传奇发生在这里,金庸第一豪侠萧峰最后也死在了这里。

东边,河北只有居庸关到山海关一条外线,契丹骑兵由此向南,只需几天,就能从北京直奔黄河北岸;渡过黄河,就是开封城下。

果然,后来金国攻破开封,把皇家来了个一锅端,搞得岳飞天天念叨“靖康耻、犹未雪”!

各位要说了,干嘛不收复燕云十六州?

挺难的。

赵匡胤黄袍加身,建立宋朝,开始着手统一全国。当时有两个战略:一,先拿下北边的北汉和契丹,南方不攻自破。这个策略很理想,但只能胜,不能败,一旦败了,连退路都没有,根据地都要丢掉。有打胜的把握吗?对不起,没有,对于新生王朝来说,北方少数民族总是个强大的存在,就像汉初的匈奴,唐初的突厥一样,宋初的契丹也惹不起。

于是,赵匡胤与赵普雪夜聊了一宿后,决定采用第二个比较稳妥的方案:先南后北。毕竟那个只会写词的李煜,要比北方猛人好对付得多。

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赵匡胤灭了南唐,但北伐这个艰难的工作,只能交给后人。

所以太祖临死,听妈妈的话,把皇位传给了的弟弟,宋太宗赵光义。

太宗继位后,曾御驾亲征契丹。可惜,此太宗非彼太宗,赵光义不是李世民,不但没拿下幽州(北京),自己还中了箭,灰溜溜逃回了开封。

往后,宋朝稍有点志向的皇帝和将士,都想收复燕云,但终其三百多年,也没实现。

所以无险可守,是宋朝国防的第一缺陷。

宋太祖赵匡胤:我太难了

二、没有草场,养不了战马,宋朝难以进攻

中原王朝对北方强大的游牧民族,一般是先守后攻。建国初期,先认怂,韬光养晦,等实力强大了,再主动出击,以攻为守。

汉朝到了汉武帝,打得匈奴抬不起头,霍去病封狼居胥,从此漠南无王庭;唐朝更快,第二代就是雄主太宗,直接攻灭东突厥,活捉了突厥可汗。

我们前面说,由于丢了燕云十六州,无险可守,所以宋朝很悲催。

有人要说了,干嘛一定要守,像汉唐一样主动去干呐!

不好干啊同志们。

不管是汉也好,唐也好,要想战胜北方马背上长大的民族,都有一个必须的前提条件:养马,培养骑兵,以更强大的骑兵,去对阵游牧民族的骑兵。

汉武帝为了养马,先移植苜蓿到皇家花园试种,然后派士兵到西域去选马种,带回了马中之王——汗血宝马。(嗯,郭靖同学也有一匹。)等几十万马队训练成熟了,再出塞北击匈奴。

唐太宗更厉害了,本来就是玩骑兵的高手,最拿手的就是率领轻骑兵突袭,曾以三千骑兵在虎牢关破窦建德十万大军。为了反击突厥,更是数年之间,练成了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兵劲旅。

到了宋朝,皇帝开始叹气:我太难了……

难在哪里?

要练骑兵,先得有马;要养马,先得有草原,或深山长谷。

宋太祖赵匡胤:我太难了

在中国,主要的产马区只有两个:西北河西走廊,前不久上了新闻的山丹马场,就在那儿;东北的蓟北之野,高寒之地,才能养出好马。

可是抱歉,西北是西夏国,东北是大辽国。

你看,又吃了没统一的亏。

想在内地养马,不但不方便,而且成本高。钱穆先生讲宋代兵役制度时提到:据当时人估计,养一匹马所需的草地,拿来种田,可以养活二十五个人。

王安石改革时,实在没办法,搞出个保马政策。什么意思呢?由政府将马寄养在农户,分散来养,如果战争需要,再临时把马召集起来。农民兄弟们开始很高兴,家里多了匹马,平时可以用来驮东西。可是养起来才发现,在温热地区养马,太不容易了,指不定哪天就病死了。

马一旦在你手里养死,那对不起,赔钱。

那谁顶得住啊,农民们开始消极抵抗,最终这“保马”政策也没实行下去。

所以咯,没马,没大批量的马,靠步兵,怎么跟北方的骑兵对抗?

只能挨打。

三、宋朝兵役制度,是历代最坏的兵制

宋代的兵制,要从唐朝中后期的藩镇节度使说起。大家都知道,唐就亡在藩镇上,唐亡后还没完,藩镇军阀们互相攻伐,五代十国的乱世开始了。

那个时代,大家都去当兵,读书的少之又少。打到后来,军队里很多的老弱残兵,不能上阵打仗,于是向罪犯一样当劳役用。为了防止他们逃跑,脸色都要刺青,称为“配军”。所以我们看《水浒传》里那些位英雄,因犯了罪被发配,人家骂他们啥?贼配军。

这样的军人,从五代一直延续到宋代,怎么办?

宋太祖赵匡胤想到个办法——

把军人中的精壮士兵挑出来,送到中央另外编队,称为“禁军”。

把剩下的老弱病残留在地方当杂差,他们不打仗,称为“厢军”。

(厢的意思是城厢,厢军就是指地方军。)

而为了中央集权,不再出现唐朝藩镇节度使一样的骄兵悍将,太祖上演了一出精彩的“杯酒释兵权”,将开国功臣石守信等大将送回家,豪宅美妾,当安乐公去。嗯,比起某几位屠杀功臣的开国皇帝,那是人性得多了。

按理说,打下天下后,第一件事,就是裁军复员,鼓励农桑,休养生息。

可是宋朝裁不了军,也复不了员。

宋太祖赵匡胤:我太难了

为啥?因为他并没有真正统一全国。

北方的辽国,比宋还先建国五十多年,这时候虎视眈眈盯着你。

我们前面说了,都城开封没有屏障,就暴露在敌人的面前。

所以宋朝立国,没有国防。

如果宋朝建都洛阳,还勉强可守。要是更牛一点,国土规模再扩大一点,建都长安,那更是可攻可守。

那为啥要建都开封呢?各位,能当开国皇帝的人,肯定不傻,答案是,赵匡胤同志有苦衷。

从一开始,他就想收复燕云地区,否则大宋无一日安宁。

要组建国防,要收复失地,就得养兵。要养兵,需要粮食。

军粮从哪里来呢?江淮地区。当时的中原地带,被唐末和五代轮番祸害,早已残破不堪,只能依靠南方。

接下来就是问题的关键了,南方的粮食,通过运河水运,只能运达开封。从开封到洛阳的汴渠已经坏了,陆运成本太高,综合考虑,只能勉强定都开封。

自从宋太宗两次征讨契丹失败后,宋朝陷入了尴尬的境地。那就是不敢再跟辽国开战,国防政策转为防御。因为一旦打起来,如果失败了,退到黄河边,后面就是都城,就会动摇国本。

于是宋朝的兵役制度陷入了死循环:养大量的兵,但不能打;不能打,但又不得不养兵。

最奇怪的是,养了大量的兵,但宋朝的国策是:重文轻武。

这应该说是唐朝藩镇的后遗恐惧症,为了打压军人跋扈的作风,宋朝历代提倡文治,士大夫的地位高得出奇,太祖赵匡胤甚至定下祖训:决不能杀一个读书人!

结果就是,读书人越来越多,文官越来越多,同时兵不退役,导致军人也越来越多。造成的结果就是,国家财政负担一年比一年重,政府越来越穷。

王安石为什么要变法?就是想扭转这种积贫积弱的形势。然而,历史的惯性太大,改革,往往都改不下去,半途夭折。

宋太祖赵匡胤:我太难了

说回国防。宋代国防怎么用兵呢?

为了避免唐朝藩镇节度使拥兵自重,割据自立,宋朝发明了一个新的国防制度:禁军分番戍守。

什么意思呢?比如你今年去驻守河北,明年又把你调回中央。在中央待一段时间,又到山西去驻守。如此反复。

为了防止兵和将结成联盟,将是不轮换的,就待在一个地方,可是兵却在不断轮换。

结果“兵不习将,将不习兵”,真要打起来仗来,效果可想而知。

但平心而论,这怪宋人吗?根源还是在唐代,在穷兵黩武的唐玄宗,在玄宗中后期,很多对外战争已经近似于侵略,无限制的武力扩张,才导致了藩镇林立。

说起来也是倒霉,宋朝遇到了契丹,契丹完了,来了更猛的金国,金国完了,来了最猛的蒙古。

但北宋灭亡后,南宋以长江、淮河为屏障,保住了半个中国,再为宋朝延续一百五十二年国祚。

对比西方,罗马亡国后,不再有罗马;但中国在经过唐末之乱,宋朝又续起了中华文化,使我们国脉不断,已然是大功一件了。

如果实在要苛责,也只能是:宋朝没有出现一个汉武大帝、唐太宗一样雄才大略的皇帝,否则,虽然“我太难了”,但未必不能逆天改命呢!


关注张小渔,一起读历史。

参考资料:

《宋史》

《中国历史精神》,钱穆著;

《中国历代政治得失》,钱穆著;

《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·〈宋代· 第一章·波澜起伏的宋代政治〉》

随机文章